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史杂谈 >

東西方政治

发布时间:2018-01-11 19:08编辑:天天好彩资料阅读(

    悉尼的公交系統,從十一月二十六號起,增加了1500個班次以及140個擺渡航班。這本來是惠民的措施,卻遭到很多居民的反對。悉尼大學副校長認為,雖然車次增加了,但有一班火車,在Redfern車站不停,這使學生們在上課路程上消耗更多的時間。居住在Granville的居民認為,雖然火車停靠的次數增加了。但是,由於一些班次改成了站站停的慢車,因此,上班的路上,反而增加了十分鐘。有人開始徵集簽名;因為,如果簽名人數足夠,政府就必須修改火車時刻表。也許修改後,還會有不少人反對,但是,無論如何最終結果都是按照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解決。 這就是西方政治,誰說了也不算。一切由公眾說了算。問題永遠會有,大家商量,什麼都好辦。從中國來的人發現,西方國家注重生活細節,比如,公共汽車司機在看到老弱病殘時,將車門降低,並下車為他們搭踏板;到處都有殘疾人通道;專車接送兒童上學等等。是誰提出了這些細節,又是誰在實施的呢?其實,起關鍵作用的是選票。它使人民喜愛的人當官。這樣,中國官員那種給領導拍馬屁的勁頭,在西方,就被用到改善人民生活,拍人民馬屁上面了。這也是這些國家缺少面子工程的原因。因為,再奢侈的包裝也不會為官員增加一張選票。可是,街邊的廁所沒有收拾乾淨,卻能讓本區的議員丟掉飯碗。但也有管不了的事情,那就是街邊的乞丐,他們有救濟金,也有收容住所,可這些人就是不願意受那個約束。 於此相反,中國官員,為了取悅領導,便修建了各種讓人耳目一新的樓堂館所。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們就先要造出一群被人賣了還替別人數錢的傻瓜,然後吹噓自己的面子工程,最後,這些當官的升級走人,老百姓受苦幹瞪眼,說不出話來。下任領導來了,繼續培養傻瓜,併發明新面子工程。這種現象能夠繼續存在的關鍵,在於黨的教育。所以,主管宣傳的,必須是政治局常委。 中國人最得意的就是,國家領導是一級一級升上去的,具有各省的領導經驗,最後進入中央,因此領導人具有各個層級的工作經驗。其實,這才是中國組織系統的最大缺陷。因為鐵幕太厚。它阻隔了人民與政府的眼睛,雙方都在盲人摸象。更可悲的是,整個官場就是一個大糞缸。從基層到中層,從中層到高層,大家比著黑,比著臭,從這裡一級一級爬出來的人,能是什麼貨色?反倒是民主國家,雖然也有腐敗,但畢竟讓老百姓看不過去了,就把你轟下台,讓體制外的人來改變一下現狀。 本次驅趕低端人口的起因據說源於習辦的一句話,「這把火是燒給誰看的?」由於官媒沒有闢謠,根據以往的經驗,凡是官方不出聲或者言語閃爍的,那就一定是事實;花了那麼多精力致力於『輿論導向』,不可能沒看到這種說法。 從上面談到西方國家解決問題的方法中,可以體會到,如果中國現在是民主國家,那麼,解決安全問題的方法就會是循序漸進的,人民之間相互遷就,政府出資幫助解決。而專制國家的所謂績效政治,其實就是一次又一次大災難的事實。從大躍進到文革,從驅趕知青到西部大開發,哪一次重大決策到後來不是都演變成老百姓買單的大災難?哪一次不是粗暴執法,最後,誰官小,誰承擔責任。就好象文革的責任推給四人幫一樣。中國使全世界害怕,並被排斥的,並不是他們的經濟和軍事實力,而是這種粗暴的執法行為。如果事情這麼容易,那麼,日本侵華的時候,有計劃地實施大東亞共榮圈,帶領亞洲的,低端民族,反抗白人統治,不是一個壯舉嗎?蔣介石圍剿『蘇區』就是正義之師,因為,他圍剿的是一群低端的強盜;毛澤東自己都說,那是「痞子運動」。《洪湖赤衛隊》彭霸天就該為了安全驅逐韓英的父母,他們是低端人口。《白毛女》中,高端人口的黃世仁,想要包養低端人口的喜兒,她卻不識相。 金無足赤,人無完人,是人就會有錯。民主制度就是一個不斷糾正錯誤的機制。專制制度的致命缺陷就是不能及時糾正錯誤。除非領導人消失,錯誤將不斷的延續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