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史杂谈 >

解放軍里的日本兵 (續二)

发布时间:2018-02-06 18:54编辑:天空彩票免费资料大全阅读(

    淺野他們對八路軍的先入為主的偏見得到改正的另一個契機來自於與其他像他們一樣參加了八路軍的日本人的交流。有一回,克山醫院日本人小組裡的一員去齊齊哈爾出差,在那裡遇上了擔任師團長汽車駕駛員的日本人。這個日本人說「共產主義雖然不喜歡,但那位師團長確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對他我信服。」駕駛員一邊開車一邊將他自己的體驗詳細說給出差的日本人聽。當時從外部得到的信息少,在變化很少的偏僻地區,上述由別人口裡聽到的零星片段都是消息的來源。

    頂替麥倉來克山醫院赴任的宇野澤曾出席過在齊齊哈爾召開的「北滿」殘留日本人代表大會,在會上向日本人代表們做講演的八路軍幹部的話給宇野澤留下了深刻印象。回來以後,他對淺野他們說「我聽了日本人管理委員會的主任的演講,相當了不起啊。據說他曾在早稻田留學,不止日語好,而且演講的內容是我從前從未聽到過的。批判天皇制,從思想上我雖然跟不上,對於為什麼要請日本人協力合作的說明卻是很在理,有說服力的。」

    宇野所說的八路軍幹部,就是日後作為中央對日關係的一位主要負責人(曾任中日友好協會秘書長)的趙安博。四五年十一月率領「日本人民解放聯盟」的會員和八路軍士兵們從延安出發,四六年四月進入齊齊哈爾,任務是在幫助殘留日本人解決生計和撤回國的同時,也負責召集願意為八路軍提供協力合作的日本人。後來到了瀋陽,得到了菅沼不二(元共同通信記者,日中旅行社社長,八三年七月過世),池田亮一(后在外文出版社工作,六三年過世)等日本人的協作,從事發行面向殘留日本人的報紙《民主新聞》。

    克山醫院的院長王海棠也是淺野他們認識八路軍的好「教材」。王院長平日里經常就醫院的運營問題徵詢日本人職員們的意見,要求,和提案,對日本人的生活也關心照顧的很周到。每次出差回來,就會到日本人那裡嘮嘮嗑,問他們「我出公差離開的這一段,有沒有發生什麼事呀?」在日本人中間都說他是「和風細雨」的最好的樣板。

    對淺野個人來說,在克山醫院,也有使他難以忘卻的事情。這就是四七年九月,他與在北安和平醫院工作的護士大竹菊枝結婚的事情。由於是軍隊所屬醫院,兩個人住到一起是需要中國方面同意的。當兩人決定結婚後,淺野找到部隊醫院的政委請求說「能不能將大竹調來克山醫院工作呢?」被問及理由時,淺野說是要結婚。對方說了祝福的話后,詳細詢問何時舉辦儀式等等,這使得淺野有些內心不安,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是否合適。

    可是這隻不過是淺野的多慮,政委詳細詢問了淺野之後就在考慮如何祝福他們兩人新婚。兩三天後,政委對他說「你愛人的調動已經批准,結婚儀式的準備都交給我們來準備吧。」結婚儀式那天,包租了克山當地最好的飯店,新郎新娘和出席者們從醫院坐馬車去婚禮會場。新郎新娘從醫院出來時,連同炊事人員在內全體職員們向他們身上拋撒彩色小紙片,還有一些穀物等等,以表示喜慶和祝福。主婚人是政委。儀式本身極其簡單,並沒有什麼繁文縟節,在結婚證書上簽名,按手印而已。新娘穿著院長夫人借來的純白色的結婚禮服,是本地的傳統婦女服裝——旗袍。身著漂亮旗袍的新娘在淺野的眼裡格外漂亮。作為一名戰敗國的軍人不僅沒有被當做俘虜處理,而且平時總是得到幹部和其他中國同事們的平等和熱情的對待,結婚時,雖說是樸素的,卻是整個醫院全體人員發自內心的祝福------。此時,淺野內心不由自主湧上一陣熱乎乎的感動。

    淺野他們雖然對八路軍的印象有很大改觀,但與八路軍的關係也並沒有簡單地水乳交融。用淺野自己的話說,他們總是用「充滿疑懼的眼光」觀察打量八路軍的一舉一動,而且歸心似箭,哪怕早一日回日本也好的念頭從來不曾離開過腦子。這種念頭強烈而固執,以至於有時會找茬,使得幹部們覺得傷腦筋。比如,伙食供應就成為他們發泄不滿的一件事。

    在八路軍內,伙食分為小灶,中灶,大灶三個不同檔次。小灶是特殊待遇,連隊長以上方可享用;中灶次一級,大隊長以上享用。大灶一湯兩菜,是最樸素的,供大隊長以下的普通幹部和士兵享用。在克山醫院的日本人里,除了麥倉和宇野享用中灶伙食以外,其他人都是大灶伙食。

    淺野他們咬住這一點發難道:「你們不是共產主義者嗎,為什麼在伙食上搞這種差別?為什麼我們吃大灶?這不是不公平嗎?」面對淺野他們的責難,政委苦笑著回答說:「地位越高的幹部責任也越大,身心都會使用更多消耗更多,所以適當給他們改善伙食是必要的。你們大家對於香煙的分配方法也都知道的吧?在我們部隊里,越是上級的首長香煙越是分配得多些,為什麼這樣呢?因為他們需要接觸更多的人。所以比起下級人員,首長們需要更多的香煙。」

    政委說完后問淺野他們:「明白了嗎?」淺野他們覺得似懂非懂,但又覺得政委是巧舌如簧找了借口糊弄他們。然而,必須承認的是,如果與日軍比較,那麼八路軍從伙食到其他各個方面,將校與下級軍官及其士兵之間的差別是非常之小的。此外,八路軍的軍中紀律雖然非常嚴格,身份等級的差別卻完全沒有。將校與士兵和睦相處,彼此像夥伴平等對待。凡此種種,都是讓淺野他們刮目相看的。

    一九四八年七月,在醫院的職工宿舍里,淺野夫婦的長女出生了。身處異國他鄉,身份也不安定,心裡有些焦躁,不過儘管當時國共內戰已在全國各地激烈展開,但尚未波及到「北滿」,所以淺野他們的生活還是比較平靜的。當初,淺野他們開始與八路軍協作時,中國方面曾說過「優待大家」的話,事實上他們給予日本人的工資兩倍於中國人職員。當時物資不足,買不到很多東西,但說淺野他們的生活兩倍好於中國人職員卻是事實。

    淺野作為「公務員」在規定的時間內做著規定的工作,常常可以呆在家中。在那段時間戶井田三郎等淺野的夥伴們也結婚了,日本人之間連帶家屬在內常來常往,在精神方面也覺得比較平穩充實。在這樣的生活中,四八年十一月四日,突然接到命令,讓醫院向南方移動。

    沒有機會接觸到準確訊息的淺野他們並不知道這兩三年來中國國內的形勢在怎樣變化著,但東北的戰局已經出現了大轉變。當初,面對美國現代兵器裝備的國民黨軍對東北地區的進攻,共產黨軍因準備尚不完全充分,而採取了戰略後退的方針。之後,共產黨部隊運用游擊戰術,就像在松花江流域和四平周邊地區所做的那樣,牽引著國民黨部隊兜圈子以消耗他們的戰鬥力,同時又集中精力深耕支持共產黨及其部隊的群眾基礎,使得部隊的戰鬥力大為提高,然後趁著國民黨軍戰線太長,變成強弩之末時,於四七年九月前後開始轉入反攻,將國民黨軍逼入長春 ,吉林,四平,瀋陽,錦州等城市,分割,孤立,逐個地包圍殲滅之。淺野他們醫院接到出發命令時,正是東北地區已經解放,在東北地區戰鬥過的東北解放軍,以解放全中國為目標,如怒濤一般準備向關內(長城以南)大舉進攻的時候。(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