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史杂谈 >

解放軍里的日本兵 (續五)

发布时间:2018-02-06 18:54编辑:天空彩票免费资料大全阅读(

    天津解放后,淺野他們的部隊沿著大運河經滄州南下,在山東省的濟南與聊城的中間地段渡黃河。用三四個划手的小帆船運送成千上萬人的部隊渡河,等全軍渡完用了彷彿無窮無盡的漫長時間。在河邊等待渡河時放眼看龐大的部隊,從前以三八式步槍為主的裝備,這時已經得到充實與更新,自動步槍和大炮也不少,軍隊顯得像個軍隊了。這些更新與充實的裝備,都是來自國民黨軍的「贈送品」。

    淺野渡黃河時,看著作為中國象徵的雄闊壯大混沌的黃河水,心裡湧上「我現在正在中國大地上啊」的實感。中國的士兵們基本來自東北,也彷彿到了其他國家似的,驚嘆黃河的景象,對於能夠親身體驗渡過黃河很興奮。

    渡過黃河后,部隊將從開封與鄭州的中間地段沿著京漢鐵道(北京——武漢)繼續南下。一路收拾國民黨的殘兵敗將,向漢口前進。從漢口渡長江,準備向華南的敵軍發起最後的總攻擊。決定革命成敗的遼瀋,平津兩大戰役已經以共產黨軍的徹底勝利結束,淮海大決戰在第三野戰軍的猛烈攻擊下國民黨軍也正在節節失利,剩下的是南京,上海等大都市和長江以南的解放了。

    部隊已經進入河南省,進軍到鄭州與許昌中間的新鄭,在那裡駐紮了大約一個月。在新鄭,淺野他們初次體驗了解放軍的整風運動。

    所謂整風,顧名思義就是要整頓風氣。「風」簡單地說就是指共產黨和軍隊的思想傾向和活動態度。中國共產黨和八路軍,自延安時代以來,每當面臨新的形勢,或者黨內軍內出現不對頭的傾向時,為改正錯誤和缺點,刷新黨風,就常常會開展整風運動。一九四九年春季,解放近在眼前,面對新的形勢和局面,全面檢討黨和軍隊的思想,使之能夠正確把握形勢,完成新任務,開始了旨在提高部隊覺悟和士氣的整風運動。

    具體做法是:學習黨中央的方針指示和指定文獻,黨員和士兵們對照文獻精神檢查反省各自的日常活動,採用集體討論的形式從各個角度檢討。醫院部隊也像其他部隊的將士一樣開始了類似學習討論會之類的活動,淺野他們對於部隊正在發生什麼事情,不甚明白,通過H向部隊政治委員打聽,儘管得到了說明,但仍然覺得完全不得要領。因為他們完全不具備理解這種事關意識形態,而且是中國共產黨所特有的整風運動的素質和能力。

    日本軍隊里也有像「精神教育」那樣的討論會,但做法不一樣。日本軍隊的做法是上傳下達,只有一式的訓示和命令。與此對比,中國軍隊採用的似乎是在軍內廣泛推行將士平等的討論會,聽H說,豈止是平等討論,部下甚至可以批判長官。真讓人越發費解。但不管怎麼說反正不管咱們什麼事,淺野他們想。正好利用整風運動中的「閑暇」,每日去附近的鄉村逛逛看看。

    整風運動開始大約一星期後,政委對淺野他們說:「想不想來看看我們的活動情況呀?」。淺野他們並沒有興趣,但覺得拒絕也不好,就去看了看。平地上士兵們二三十人左右圍坐成一圈,先是政委「講話」,接著士兵們就講話內容進行討論。時或,部隊的文化指導員會教一些歌,大家一起唱那些歌。那些歌的內容都是關於革命的意義,以及目前面臨的課題的,唱歌也是一種簡潔化的教育。

    淺野他們那之後去看了好幾次解放軍士兵們的活動情況,一則因為語言障礙,二則對整風運動的本質也不甚理解,所以興趣不高,並沒有想要在日本人小組裡也開展點學習活動的打算,只是閑著也是閑著,而且眼看著中國士兵們都在認真學習,覺得唯獨他們日本人無所事事什麼都不幹心裡也有些過意不去,出於這樣的原因,終於淺野他們五個人也開始每天早上花一個小時左右聚集在一起,模仿中國士兵那樣,互相說著各樣的話題。

    淺野他們從當初去克山醫院工作時候開始,就在心裡警惕著:「加入八路軍,恐怕被洗腦(思想教育)是在所難免的吧?」,然而兩年多來,卻完全沒有那樣的感覺。直到開始被邀請去參觀這次的整風遠動,才隱約有點那種感覺。然而當中國方面知道淺野他們日本人並沒有特別興趣時,就再沒有進一步來主動要求他們做什麼了。淺野後來從中國方面的有關文獻里看到了所謂「自願原則」,醒悟到:中國方面是如「自願原則」所說的那樣,認定日本人早晚會自動開始學習的,他們一定是很有耐心地等待著那一天的來臨的吧。

    參加八路軍的日本人士兵們的學習情況,是因他們所參加的不同部隊以及各人的不同意識而千差萬別的。大致說來,那些有被稱為「延安組」的來自所謂日本人民解放聯盟的「政治幹事」的部隊,是最早開始學習活動的。主要學習時事問題,外加對舊日本的意識形態和體制的批判,還有初步的馬列主義的學習。學習的結果因人而異,既有通過學習啟發思想意識進步了的人,也有相反,對政治幹事的言行及學習活動反感因而陽奉陰違的人。淺野他們因所在部隊里沒有這樣的政治幹事,便只好用淺野所說的「歸納法」學習,即通過他們體驗過的一件一件的事實勾畫探索人民解放軍和中國共產黨的實際形象。

    駐紮在新鄭期間,淺野他們對解放軍戰士支援農村的活動很感興趣。解放軍是戰鬥隊,同時也是革命的宣傳隊,還必須與農民們一樣是積極從事生產的生產隊。基於這樣的方針,解放軍戰士們利用整風期間的空閑時間,分成不同小組去附近農村幫助農民們干農活。而平時,戰士們還幫助各自住宿的老鄉家裡幹家務活。淺野他們對於解放軍的這些活動的意義和目的是明白的,對於這些在日本軍里絕對看不到的活動,淺野他們認為:雖說是為了掌握人心,但這種做法實在是很了不起的。

    有關支援農民活動的意義,即使在平日的行軍中也以各種方式宣傳。行軍時徹底地展開貫徹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的活動,尤其注意保護農民的利益。戰士里有很多不識字的,對於這些不識字的戰士,就通過讓他們唱譜成曲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的歌,反覆教育他們行軍中不得踏入田地毀壞莊稼。行軍時在路上遇到不同部隊時,還會出現歌詠比賽的熱鬧情況,那時唱的最多的也是三大紀律八項注意。這個歌一出來,就會變成雙方部隊的大合唱。

    識字運動做為教育運動的一部分也得到熱心推廣。行軍中戰士們的背上常貼著寫有軍紀的字條,走在後面的戰士看到字條既能夠學習認字,又可以牢牢地將軍紀印在腦子裡。這種貌似樸素不起眼的努力,點點滴滴積累了很多,起到很好的效果。

    初春時,部隊終於從新鄭出發,向漢口南下。整風運動的成果立即在行軍中體現出來。戰士們人人手裡拿著「決心旗」。「決心旗」是將自己參加革命的決心簡潔地寫在彩色紙上,然後糊在高粱桿上的小旗子。以此將自己對革命的覺悟和意志展示給其他戰士和一般民眾看。(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