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史杂谈 >

解放軍里的日本兵 (續六)

发布时间:2018-02-06 18:53编辑:天空彩票免费资料大全阅读(

    在向漢口進軍途中,淺野他們日本人小組也終於與中國士兵們一起參加思想教育活動了。在河南省南部的信陽再次長期駐紮時,實施的「幹部評論」,是他們參加思想教育活動的開始。

    「幹部評論」,簡單而言,是與上司評定部下勤務表現正相反的,部下對上司的勤務表現評定。當時共產黨的軍隊及各種機關內的幹部的工資評定是由這種一年一度的幹部評定來決定的。每名幹部首先自己寫自我評定報告,然後將報告交由自己的工作單位,由部下們集體討論評定,根據評定結果決定該幹部的工資等級待遇。

    淺野他們所屬的醫院也上至院長下至伙夫,全體人員都各自寫了自我評定交由大家討論。淺野他們對這種奇異做法很吃驚,更吃驚的是他們日本人也被要求一起參加這樣做。但事關工資待遇,而且既然從軍隊支取工資,也沒有理由拒絕這種要求。於是詳細地請教做法,跟著中國士兵參加了集體討論。

    工資自己評定寫成報告叫做「自報」。寫自報的基準,部隊醫院的場合有三條。第一是「德」,具體而言是參加活動的態度,例如對待為革命而負傷的戰士和生病的患者是怎樣的態度等,與此相關,從實際工作和思想兩方面考察判斷學習精神熱心與否。第二是「才」,例如像淺野這樣的外科醫務人員的場合,就要分析判斷他作為外科醫務人員具備怎樣的技術和能力。第三是「資」。指對部下有沒有指導性,反過來說有沒有得到來自部下的信賴,多大程度上得到了這種信賴需要做自我判定。關於上述各點經過一兩個星期的討論,總結成自報。自報需注意:一,過高評價自己不適當。二,同時也反對過低評價自己。三,必須客觀,正確地總結評價自己。

    最後是總評。總評時「德」佔百分之四十,「才」佔百分之四十,「資」佔百分之二十,以此比率進行。然後參照為醫療部隊制定的「工資等級表」(包括甲乙丙三等,各等級內醫生從一級到八級,護士從七級到十八級,細緻地分為不同類別的不同級別),是醫生的話,則申請諸如「乙等三級」「甲等五級」之類的。

    淺野他們對於這種極其民主的自我評定的體系感到驚嘆,對於自我評定到最終結束為止的整個過程更是印象深刻。自報最後由大家集體討論決定。決定的方法,比如院長的評定是在醫院全體人員面前進行的,醫生則由醫生和護士參加評定。地位越高,參加評定的人員越多。

    淺野對自己當時申報的是哪一級已記不清了,但記得最後大眾評定時出席者有一百多人,而且他還受到了來自某位護士的嚴厲的批判。

    淺野在大眾評定階段,首先說到關於「德」的問題。他自我總結說「我不分晝夜,為了患者誠心誠意儘力而為」。這時,一位中國護士舉手說道:「我有異議」,要求發言。議長說:「允許發言」,然後又補充說:「對自己的發言要負責任,沒有根據的批判或中傷不予承認」。那個護士不退縮,回答說:「我的發言是基於事實的」。然後說了大致如下的內容:

    有一天夜裡,有個患者說胃疼,去請求淺野醫生給予治療。可是淺野正睡得熟,一時起不來。後來以為他總算起來了,結果他卻就在床上枕頭邊開了個藥方指示患者去抓藥。而在這種場合,即使醫生知道患者的病狀,也應該爬起來診查病情的。淺野醫生這樣的態度不能算是「為了患者誠心誠意儘力而為」的。

    這個護士的發言引起了會場的笑聲,大家拍起手來。議長說:「淺野同志有什麼意見嗎?」淺野只好回答說:「沒有異議,我承認那是事實。」「得」的評價是否有影響姑且不論,「才」,「資」方面受到了很高評價,但評比結果作為護士受到好評的菊枝夫人工資級別比丈夫淺野要高些。

    對淺野而言初次參加這樣的活動,圍坐在中國人中間參加集體討論多少感到拘謹,而且還被那個護士揭了短,但他通過這個活動對事物的看法卻開始改變。首先,從那次幹部評論之後,他有種連自己都覺得意外的心情舒暢的感覺,不再拘泥於個人小事,全力以赴工作,不分日本人或中國人,真心相處相待。

    其二,對大眾的看法有了改變。之前,淺野對部隊里的中國人,尤其是文盲的士兵及護士等有一種優越感,覺得自己比他們有文化,動輒流露出一種知識分子的清高。「雖說(日本)輸了戰爭,但中國人在文化方面還落後的多,我們才是更先進的」這種意識一直沒有丟卻。然而通過幹部評比活動,他明白了自己日常看不上的「大眾」,其實心明眼亮,平時都在觀察著幹部們,大眾的眼睛是瞞不過去的。從前經常聽到「大眾是鏡子」的說法,現在有了實際感受。此外還感受到,儘管大眾批評或批判幹部,實際上卻是懷著信賴與愛進行那些批評或批判的。

    其三,是關於日本人與中國人的民族性的。淺野從自身體驗感受到:日本人比較拘泥於小面子,一點小事會耿耿於懷,性格比較陰鬱。而中國人,該說的時候直言不諱,有自我主張,問題解決之後卻不在念念於心,即使是爭吵過的對手,也可以像沒事人似地交往。與日本人相比,性格極其爽朗。

    淺野在幹部評論時曾親眼見到過的情景加深了他的這種印象。有一次他也出席了的一個幹部評論會,兩個幹部就某個評定問題發生了激烈爭論。這樣爭吵結果會怎樣呢?淺野一邊提心弔膽地看著一邊想。誰知評論會剛結束,兩個當事人的一位看看鐘說:喂,還有時間,去打牌吧。於是對手跟他一起,還有幾個人立即圍坐一圈打起牌來。淺野看到那情形不禁想,如果是日本軍的話,這種情形絕不會出現的。同時不禁感慨:日本人曾經蔑視的這個民族,其實是一個胸懷寬廣的民族。「原來我們之前是與這樣一個民族在打仗啊,贏不了的」他想。淺野在幹部評論結束后,與同伴們相互提醒注意要更加開朗爽快,不然不能與他們(中國人)平等相處的,他們想。(待續)


    fanlaifuqu: 日本人與中國人的民族性?褒貶?可以寫一大篇! 是啊,那個比較一下應該很有意思的。謝謝翻老。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