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史杂谈 >

賭博、夢想、正義

发布时间:2018-02-06 18:53编辑:天空彩票免费资料大全阅读(

    賭博有公平的豪賭與猥瑣的爛賭之分。現代資本主義把金錢看作上帝,並按照這個邏輯,建立了法律和制度,那實際上是賭博的規律。它的特點是盡量使人人有相同的機會,盡最大可能做到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這個道,就是賭。民主選舉是一種賭博,民意是一種為自己壯膽的信息。此外,股票市場當然是一種賭博,就連到法院進行訴訟,裁決,也有很大的賭博成分。因此,在西方,實踐不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而賭博是。賭博是集中了參加者的所有智慧后,得到的最好結果。整個社會就像是中國的江湖,以賭論輸贏。最後,學者們為了賭博的公平,發展了信息科學,概率論,統計學,電腦、網際網路,研究什麼是非法賭博,什麼是賭博的規則。相反,社會主義國家沒有公平的賭博,所有的事情都由一個大腦說了算。發生任何糾紛,只能上級領導來解決,上級解決不了,就再找上上級,這樣,一級一級的找上去。解決的方案只能出自一個超級大腦。除非精神分裂,一個人的大腦中,沒有糾紛。沒有糾紛就沒有必要發展一套,以解決糾紛為目的信息科學。沒有需求,從西方山寨過來的這些信息硬體,就成了擺設,宣傳品。並且,既然沒有問題需要解決,卻要仿照西方國家建立一個科學院。那麼養著這些人幹什麼?於是,就給他們找了一個好活兒:幫助宣傳部敲邊鼓,搞統戰。為了能讓一個大腦處理所有的事物,就要杜絕一切以賭博為依據的解決方法。就要用一切手段反對賭博,宣傳賭博的可恥,強力鎮壓賭博。這樣做以後,賭博就真的不存在了嗎?沒有,在這種刻意打擊賭博的國家,人們都學會了偷著賭,爛賭。比如,揣摩上意,壓制民輿,受賄送禮等等,其實都是不正當的賭博。願賭不服輸,耍無賴都來自權力的干涉。外加,不成體系,不敢公開,故稱爛賭。因此,在資本主義中解決一切糾紛的終極手段,到了社會主義國家就變成了犯罪。凡是資本主義的上層建築,都是以公平的賭博來控制局面,人人機會均等,所以願賭服輸。一切不服從這個標準的思想體系,一切想要用某個人的個人意志來操控的做法,都被看作是極權主義、恐怖主義。因為這些人爛賭之後,讓人民買單。

    1970年代,上海飛機製造廠研發出了一款大型噴氣客機『運-10』,並於1980年9月26日成功首飛。當時雖然中國GDP佔世界的比重不到3%。但是,勒緊褲腰帶的中國,在運-10的投資上有絕對保障。相同的年代,美國GDP從1960年佔世界的40%,下滑到只佔26%,因此,無法為波音747的試製籌集到足夠的資金,那隻能是一場豪賭。下賭注的人在飛機沒有構想之前,就已經想好了退路,因為一旦失敗,自己就會一貧如洗,決策人必須在眼前利益與後顧之憂之間尋找平衡點。40年後,患得患失的美國大飛機,佔領了世界各國的市場,而當年沒有後顧之憂的中國大飛機卻成了中國人千萬個夢想之一。原因就是中國的決策是按照某人的夢想來制定的,而美國的決策是按照豪賭來制定的。豪賭,就要研究各方面的信息,像是作戰,微小的信息就能導致失敗。夢想,就是為了一個人的感情而拼搏,不怕犧牲,爭取勝利。當他去世,他那個連犧牲都不怕的夢想也就隨之消失。容易理解,如今已經有了第一桶金的中國。有條件把當年的一項重點投資,分成多項重點投資,而手法依然沒變;為了夢想而拼搏。超級電腦,超導體,墨子號衛星,量子電腦,高鐵,嫦娥飛船等等。人人為了夢想而生活,為了夢想而報道,也為了夢想而聽信。所有的一切,都來自一個大腦的安排,反正是拆東牆,補西牆,哪個單位能讓這個大腦信服,它就多分點錢。美其名曰,統籌安排。反正,人人都是一個大腦的附庸,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誰也不會把自己的身家性命賭在一個項目上死而後已,整個制度也不允許你有這個機會。相反,用爛賭的手段,讓最高大腦相信自己的項目如何美好,那才是一切經濟利益、名譽、地位的根本來源。信息在這種地方一點都不重要。只要有權,錯誤的信息也能變成正確的信息。自從封建社會開始以來,不能公開交流、討論和研究賭博,於是像田忌賽馬的那種經驗就再沒有出現過,中國人的賭博智慧,也就就永遠地停留在那個水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