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史杂谈 >

給《耶路撒冷到底屬於誰?》提參考意見及教徒的常識性錯誤

发布时间:2018-01-11 19:08编辑:天天好彩资料阅读(

    政治和宗教分離,經歷了數百年,而且經歷了剝皮洗髓的痛苦。好不容易走到今天,您這又要把這兩塊捏合一起,論今的是非。
     從另個角度思考你的視線,如果要說當今的亂局就是4000年前,貴神的布局,是不是說得通呢?
     所以我認為,拿宗教經典去裁判時政,是不尊重經典和你的信仰。
         有意思的是,很多聖經的信徒,特別是從國內出來的新教徒,就愛這麼看問題。這樣可以救中國了,民族之幸了,拯救這個那個了,得感恩明清時期的牧師帶給黑暗中國的明燈了,等等硬生生要把宗教再拉入政治鬥爭中的奇談怪論。    這顯然不了知貴教先輩竭力推行政教分離的良苦用心。這一類教徒應該捫心自問一下,信教后自己的靈魂神聖了多少?有沒有神的大愛充滿?有沒有做到去愛世人?愛自己的敵人? 而總是用聖經里的東西去教訓別人。這是錯誤的。
     宗教在於拯救世人的內心,或者叫做靈魂,靈魂凈化了(當然看這個教有沒有能力真正凈化世人),世界的表象問題自然容易化解,你們大家都是神的子么,打什麼殺什麼?  從其根源講,無論如何,中東的矛盾起自亞伯被神指揮涉足中東,如果亞伯沒去中東,不就天下太平了?思考一下,為什麼神 要讓亞伯離開故鄉去佔領別人的祖居地?  然後又涉及他的兩個兒子,而且也由神指揮誰住東誰住西,本來一個兒子,到百歲了還要送個兒子分天下。大兒子由於母親身份低就不得正位,這是宮廷戲,不應該和上帝聯繫起來,即使聯繫起來,信徒們應該思考的是為什麼主要這麼做?體會神的用心,而不是順下來站隊對立,是不是? 都是神的子孫吧?不能像文化大革命派系鬥爭,大家都認為忠於毛主席,但就是要置對方於死地,神應該比老毛高明萬萬萬……倍吧? 所以,信教是自我改造,不是用教解時政,用教去解時政,尤其去評判那個正,那個邪,是信教者的心有問題,是誤區。
    所以,作為討論,我以為您思考耶城的歸屬的路子是錯的。
    僅供參考意見。 
    討論一下,思考一下,也不得不明確指出一些一些新入教的政治時事教徒的信教誤區。
    如果信教為了時政那為什麼不想想歷代大主教對時政怎麼做?為什麼要政教分離?
    推行蒸餃分離的『貴教先輩們』鬍子可不夠長啊,原教旨主義蒸餃合一的『貴教先輩』比他們的鬍子要長得太多了!誰是正宗?
    從宗教來判斷政經是不合適的。耶路撒冷與日本的北方四島一樣,是戰爭的產物,誰占是誰的,唯一可行的就是通過戰爭奪回去。磨破嘴皮都沒有,你主動發動戰爭,結果自己輸了,領土被佔了,你嚷嚷什麼,誰能幫你拿回來?
    malian: 從宗教來判斷政經是不合適的。耶路撒冷與日本的北方四島一樣,是戰爭的產物,誰占是誰的,唯一可行的就是通過戰爭奪回去。磨破嘴皮都沒有,你主動發動戰爭,結果有道理。
    美國不支持以色列二戰後復國的話,哪有這麼嚴重的耶城問題。
    舌尖上的世界: 推行蒸餃分離的『貴教先輩們』鬍子可不夠長啊,原教旨主義蒸餃合一的『貴教先輩』比他們的鬍子要長得太多了!誰是正宗?後來的是正宗,因為這個「貴教」把舊約完全放棄,新約成了正宗,那足以推論出越新的越是正宗,舊的不正宗么,這叫與時俱進,。
    至少新的華人部分教徒這麼認為。所以一直說「貴教」多麼愛好和平,多麼對中國世界有貢獻,離開他們沒法過。
     不論鬍子長短了,我的鬍子比他們都長,不能自稱正宗。
    農家苦: 支持鬍子哥。當初選舉時很多華人教會負責人站出來呼籲信徒投川普的票, 我就表示反對。所以華人中很多人不是真正教徒,是政治思想類假教徒,不醒自身,不聽神教化,而是藉機結夥搞政治。